維吾爾族家庭擺滿各種糕點、水果慶祝古爾邦節。蘇熱婭·阿不都熱西提 攝
  本報記者 李林
  “真快啊,年一下子就過完了。” 送走家裡最後一撥兒客人,維吾爾族小伙艾山江長舒了一口氣。看著手機上的日曆馬上就要跳過7號,艾山江突然覺得有點不舍。今天,是國慶假期的最後一天,也是古爾邦節的最後一天。
  10月5日,是伊斯蘭教歷的十二月十日。當全國人民都在歡度國慶的時候,維吾爾族、回族、哈薩克族、塔吉克族等少數民族,也迎來他們共同的盛大節日——古爾邦節。
  萬人空巷做禮拜
  “起床了!起床了!”媽媽一邊喊著,一邊衝進卧室,狠拍了幾下還在賴床的馬波。馬波揉揉眼,拿起床頭的手機按亮。
  “這還不到7點呢!” 新疆的時間比內地大約晚兩個多小時,6點多,天還是黑的。馬波沒太睡醒,但還是麻利地從被窩裡爬了出來。
  馬波一家住在新疆昌吉市,是一個傳統的回族穆斯林家庭。姐姐馬玉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10月5日古爾邦節這天,穆斯林男子要早起去清真寺做禮拜。這天一早,自己還沒睡醒,爸爸就已經沐浴乾凈、穿戴妥當。只等弟弟馬波收拾好,帶他和叔叔伯伯們一起去寺里。
  就在馬波還在賴床的時候,在新疆西北重鎮喀什市,艾山江已經穿上了老婆準備的新衣。此時,還不到7點,艾山江帶著祈禱毯,摸黑出了門。
  雖然天還沒亮,喀什市已經開始熱鬧起來。不少穆斯林洗漱好、穿戴整齊,和艾山江一樣,陸陸續續來到艾提尕爾清真寺廣場參加聚禮。
  這裡是新疆規模最大的清真寺,占地面積達1萬多平方米。很多穆斯林都希望古爾邦節這天,能在這裡擁有一個做禮拜的位置。
  “寺裡面、廣場上、路邊都是人。”因為來得比較早,艾山江在靠近清真寺門口的廣場處占到了一個好位置。不一會兒,原本還略有空曠的廣場,就已經擠滿了人。
  馬波一家在家中作完晨禮,也和爸爸出門了。趕到清真寺時,已經有不少人等在那裡。
  阿訇是回族穆斯林主持伊斯蘭教各種儀式、講解古蘭經的人。經過數年伊斯蘭教育與培訓,他們通熟《古蘭經》與聖訓,精通伊斯蘭的種種法律法規。
  不一會兒,儀式開始了。跪拜、站起、誦經,再跪拜、站起、誦經……在阿訇的帶領下,馬波和其他穆斯林們一起做禮拜。儀式結束後,又和爸爸坐下來,聽阿訇講經。
  和馬波相比,艾山江參加的聚禮,陣仗更為龐大。
  9點多,已有五六萬人聚集在廣場,面向艾提尕爾清真寺。此時,大毛拉通過高音喇叭,開始主持聚禮、講經。
  大毛拉也是伊斯蘭教職稱謂,艾山江說,廣場上所有的穆斯林,都會虔誠地聽他講經。“他教導我們要團結、向善。”艾山江說,寺里寺外,甚至很遠的地方,都能聽見大毛拉講經的聲音。
  禮拜持續的時間不長,只有不到半小時。但這卻是節日最隆重的儀式。
  宰羊、喝粉湯、羊湯,一起過節才是節
  爸爸和馬波去做禮拜的空檔,姐姐馬玉和媽媽也沒有閑著,忙著給一家人做粉湯、炸油香。
  粉湯是回族的特色食品。每逢古爾邦節和肉孜節,家家戶戶都要準備一大鍋,款待來家裡做客的親朋好友們。
  廚房裡,媽媽熟練地將白菜、洋蔥、菠菜等放進羊湯里,熬煮一會兒後,又加入粉塊。不一會兒,鍋里就飄出濃濃的香氣。
  “我們準備了兩天呢!”馬玉說,過節前,她就跟媽媽炸好了油果子和饊子,還把家裡也打掃一新。前一天,爸爸還專門去牛馬市場挑了一隻羊。
  “漢族人過年包餃子,我們過年要宰羊。” 馬玉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,所以,不少人把古爾邦節也叫作“宰牲節”。
  10點多鐘,爸爸和弟弟從寺里回來。叔叔、伯伯等親戚也帶著家人聚到一起。男人們分成兩撥兒,一撥兒人去給爺爺上墳,另一撥兒人就把買好的羊拉出去宰殺。
  為了過節,艾山江和老婆茹仙古麗則足足準備了一周。
  “老婆早早就把房子打掃好了,還給我買了身新衣服。”艾山江說,按照他們的習俗,節前,大人小孩都要理髮、洗澡、換新衣服,還要提前為過年製作各種點心。夫婦倆結婚兩年,一直沒有孩子。“老婆一直說,等有了孩子,一定要給他(她)買最漂亮的新衣服。”艾山江笑著說。
  作完禮拜,就到了家家戶戶宰羊的時刻。附近的巴扎也熱鬧起來,沒有提前買好羊的,會在這裡挑選一隻,直接牽回家。
  艾山江回到家中,和整個家族聚到一起。男人們吆喝著,把羊從羊圈裡拉到院子來。“宰羊可是個技術活。剝羊皮、掏內臟,都不簡單。” 艾山江說,以前年紀小,宰羊的活,都是爸爸在乾,自己就蹲在旁邊看。現在,他也可以自己宰羊了。
  殺羊的同時,艾山江的老婆已早早將長桌上擺滿糕點、水果。只等鮮美的羊湯做好,一家人就可以圍坐在桌前,喝著羊湯慶祝節日。
  但不是每個人都能像艾山江家裡一樣殺羊過節。艾山江住的村子里,有位老人一直獨居。家裡窮,根本買不起羊。羊湯一燉好,艾山江便盛出一大碗,端著去了老人家。
  艾山江說,這已經成了他們的習慣。每逢過節,村裡條件好點的人,都不忘給這位老人送點吃的去。“大家一起過節才是節嘛!”艾山江說。
  祈禱家鄉少一些災難,多一份穩定
  6日、7日的兩天時間里,艾山江開始走親戚,馬玉還叫了自己的朋友到家裡來喝粉湯。
  “其實,現在過節的味道已經淡了不少。”馬玉說,因為現代化的衝擊,會念經的人越來越少,也都不那麼傳統了。
  而近幾年頻發的暴恐事件,也給過節的氛圍蒙上了陰影。
  今年7月30日,就在艾山江參加聚禮的艾提尕爾清真寺大門前,德高望重的大毛拉居瑪吠伊爾剛剛主持完晨禮,就被暴徒殘忍殺害。彼時,新疆穆斯林群眾剛剛迎來另一盛大節日開齋節(也稱“肉孜節”)。
  “恨死那些暴恐分子了!”馬玉說,即便是在節日里,也能感受到氣氛的緊張。“他們鬧事,也影響到我們的生活。有些人害怕出事,都不敢出來,街上的人都少了。”
  “好好過日子,比什麼都重要。”家鄉受傷害,維吾爾族群眾也背負著巨大的壓力。艾山江說,“就像大毛拉講經時講的,我們要團結、要和諧。”
  萬人聚禮,艾山江淹沒在人群中幾乎看不見。跪在小小的、疊得很整齊的禮拜毯上,艾山江祈禱,希望今年能如願有個大胖小子,也希望家鄉能少一些災難,多一份安定。(應採訪對象要求,文中皆為化名)
  本報新疆昌吉10月7日電
(原標題:在古爾邦節里祈禱少一些災難多一份安定)
(編輯:SN182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db10dbksrc 的頭像
db10dbksrc

側田

db10dbksr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